两个月筹备 春节五千余盏彩灯点亮南宫民族游园夜

0 Comments

新京报讯(记者 田杰雄)过了小年之后,农历新年也越来越近。在京郊,怎么能够在尽兴玩耍的同时,还能过个不被“冻手冻脚”的年?这个问题或许能在丰台王佐镇南宫村的五洲植物乐园里找到答案。近日,以“五洲欢庆民族年”为主题的第三届北京南宫新春赏灯游园夜活动,在南宫的五洲植物乐园内拉开帷幕,除了有五六千盏民族彩灯点亮南宫的黑夜,还有各个民族元素的表演及美食,加上篝火晚会和室内温室园区,让新年里的年味儿充满暖意。新京报记者获悉,这场璀璨的迎春夜游园之旅将从大年初二一直持续到今年二月底。

新春赏灯首次融入民族元素

基本布置完成的南宫五洲植物园里,所有的看点并非只有在晚上才能欣赏。新京报记者近日来到景区内,发现即使是在白昼,被彩灯和新年元素布置一新的植物园,仍然能称得上是流光溢彩。进门之后最先迎接游人的是绵延一整条园区主街的多民族风格的人偶造型彩灯,在同样由彩灯构造的景观背景下,蒙古族的草原欢歌,朝鲜族的长鼓奏响似乎都在不远处响起。园区内几乎所有的道路两旁都有彩灯装点,不少区域中,园区还运用彩灯布景讲述流传已久的民族故事。

今年的南宫新春赏灯游园夜首次融入民族元素。新京报记者 田杰雄 摄

除此之外,还有体现鼠年元素的子鼠造型吉祥彩灯华丽展出,更有荣获世界吉尼斯的大型彩灯作品“鹦鹉之王”重装亮相。

荣获世界吉尼斯的大型彩灯作品的“鹦鹉之王”也在今年重装亮相。新京报记者 田杰雄 摄

逛够了室外的彩灯景观,在植物园温室内的超大空间里,市面上常见的年宵花开的正盛;展示箱内几十种昆虫能在微小的布景中与观赏者“捉迷藏”;小火车呜呜呜地穿过绿色丛林,能把孩子们引向室内的游乐项目。有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室内的风情小吃街,到了春节,除了有传统的老北京小吃,热乎乎的竹筒饭、炒米咸汤、桑叶丸子等来自少数民族的美食更与室外的民族彩灯相呼应。

今年的园区还设立了萌宠乐园,二十多种小动物可现场与游客互动。新京报记者 田杰雄 摄

小年前,来自天津的崔女士趁着女儿单位早早放了假,母女便带着小外孙来北京“串门儿”,南宫五洲植物园是三人到达北京后的第一站。崔女士说,自己主要是跟着女儿、外孙来“打卡”,“一来才知道我们来早了,听说过年的晚上更热闹,要是有时间,我们应该还会带着家里人再来逛逛。”

在园区的小广场内,提前来“探秘”的市民正与广场和平鸽合影。新京报记者 田杰雄 摄

五洲植物乐园党支部书记王安华向记者讲述,“新春赏灯游园夜”的活动植物园已经举办过三届,而今年与往年相比,植物园首次将五六千盏彩灯融入了民族元素,说起原因,一部分是因为中央民族大学在丰台王佐镇的新校区在今年即将启用,园区希望能在活动中加入崭新的地域特色,“另一方面则是我们希望体现民族汇聚过大年的热闹氛围,布置的各个民族的彩灯景观除了有些科普意义,也希望少数民族游客即使身在异乡,也能有所慰藉。”

王安华提到,今年经典的民俗、民间杂耍也将继续出演,“除了舞龙舞狮,我们还有地道的民族秀,佤族的‘竹杆舞’、苗族、土家族的‘摆手舞’、黎族的‘对山歌’配着民族乐器,也能传递出我们这个大家族的年味儿。”

七百余村民共创年味儿

与许多已经放假休息的公司不同,五洲植物乐园里,越是临近新春,工作人员崩在心里的那根弦就上得越紧。园区门口的舞狮表演不知预演了多少次,要在篝火晚会上跳起的舞蹈,排练的次数也已经数不过来了。

装点园区的五六千盏花灯均由南宫村民亲手制作。新京报记者 田杰雄 摄

王安华介绍,无论是各种活动、舞蹈的参与者,还是五六千盏彩灯的制作者,他们都是南宫村的村民。“园区内的所有彩灯都是村里二百多位村民,在自贡扎灯师傅指导下,花费超过两个月的时间做好的。此外,我们今年在园区内包括送福字、篝火晚会、火把节等12个能与游人互动的活动的参与者也都是来自村里,总共约有六七百名村民。王安华说,大伙儿在一块很热闹,而且也希望能把这份热闹传递给游人。”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随着新年的临近,白天时还有工作人员在做最后的调试。为了寻找适合游人观赏的位置,许多彩灯的位置是挪了又挪,每一次挪动都需重新固定,村里的师傅们说,到了正月初二游园会正式开幕的时候,园区还需专人值守,会比现在更忙。在这里值班不耽误自己过年吗?师傅们摆摆手,说自己的家就在村里,身边都是村里的街坊,“这不已经是在家过年了吗”?

新京报记者 田杰雄

编辑 穆祥桐 校对 何燕